CCEA2017超级活动芬兰营地参访
2017-04-10 05:22:05
CCEA2017超级活动芬兰营地参访团于3月26日抵达芬兰,活动由中国营地教育联盟CCEA主办,芬兰极行客承办。 DE 未来训练营作为中国营地教育联盟的发起理事单位,此次随国内同行13个机构一同前往芬兰进行为期7天的营地参访。同行小伙伴分别来自(报名顺序)世纪明德&青青部落(CCEA理事)、黄山陶冶(CCEA会员)、乐活乐学(CCEA会员)、卡思科青少年领导力学院(CCEA理事)、夏山国际童军会(CCEA理事)、亚美欧教育集团潍坊校区、大地自然学校、齐家智国、广东枫华教育(CCEA会员)、新通游学、济南晨辉棒垒、睿拓环球、海拓教育。 此次CCEA芬兰参访团主要参访了具有代表性的三个芬兰体育营地、两所小学、两座自然科学博物馆、两处国家森林公园。身处芬兰的森林、湖泊之间,大家都震惊于这个世界教育强国对自然对教育的至上态度。 所到之处,芬兰的工作人员对自己的自然条件和教育都是满满的骄傲与自信。对我来说,直接的对话,让我对芬兰的教育由一个平面的认识而立体起来。 微信图片_20170410165420

□1 芬兰人的健康生活态度来自于从小的培养。

不管是体育营地、学校还是森林公园,为各个年龄段的儿童准备的活动设施都非常齐全。既有低幼儿童的活动乐园,也有青少年的大运动场地。不管营地导师、雪上运动教练还是学校的校长与老师,他们对教育的理解出其的一致:孩子从小就要懂得如何健康地生活,好的教育就是要将健康的生活贯穿终身。 学校里最重要的课程并非语、数、外,而是手工、生物与健康或者说体育那些我们中国人所谓的副科。 虽然学前教育不在国家的义务教育范围之内,但把孩子送到自然幼儿园是许多家长的选择。一位ROKUA森林公园的教练说,公园里有一所冒险幼儿园,就是把森林当作教室,大自然的一切都是非常好的教材,不论是走路还是认识动植物,还是在森林里玩冒险游戏,对他们的身体协调性与运动力非常有助益。孩子从小就可以将自己与自然建立起联系,学习自然的生存法则。 微信图片_20170410165426 □2 芬兰的教学体系注重培养人的综合生活能力,强调平等、和谐。 实地参观的两所小学,一所是典型的有200多位学生的中等规模的小学,一所是只有18位学生的山区小学。但学校不因位置离城区的远近或人数的多少而在教学上有什么偏差。中等规模的小学在教学安排上可能更丰富,但并不意味着小而远的学校就缺少什么。就算是18位学生,也一样分6个年级,而老师更是一位多面手,从音乐、美术、手工、生物与健康、经济与家务到户外运动,课程的种类更加具有地理优势的特色。特别是经济与家务这门课的设置,让孩子从小在教育中就明白学习知识是为了更好的生活。 老师在教学中具有设计课程的主导性,孩子们接受的知识更多是要与生活结合,是一种体验式、探索式学习,就是所谓的“做中学”learning by doing。所有的教室里都展示着孩子们的手工作品、都有孩子们取自自然的素材、同时所有教室也都是多媒体教室、孩子的游戏室。混班教学非常普遍,既有利于孩子的相互融合,平等相处,也是一种互相影响的学习方式。 去差别化的教育体系,给孩子更多是个体的关怀。芬兰人非常自豪他们每个孩子受到的都是同样好的教育,这种努力的结果也使孩子也呈现出平等包容的心态;丰富的小组活动、自然活动,又使孩子们学会如何保持人与人的和谐相处、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 微信图片_20170410165533

□3 芬兰教育正在弱化学科教育,而“现象教学(Teaching By Topic)”将跨学科学习贯穿教学中,学会学习成为教学目的。

比如参访人员一起感受了一堂当地小学5年级的感官课,这是生物与健康课程里有关“感官”这个主题的学习。孩子们是以小组形式分别体验眼、耳、鼻、舌这几个器官的功能,并通过看视频、听音乐、蒙上眼睛闻味道、品尝的形式,分别做出体验报告。孩子们需要互相配合,精准表达出个体感受,还要准确记录好实验结果。一堂课融合了多个学科的内容,而这样的跨学科课程在教学中非常普遍。这所小学网站的视频中可以看到他们的数学课上成了体育课、语言课以音乐编程的形式来完成……看似许多不可思议的地方,其实是以一种帮助和激发受教育者的学习内驱力,而让教育回归了本原。 微信图片_20170410165402

□4 芬兰丰富的自然资源为孩子提供了优质的课外课堂。

今年中国教育领域开始升温的“研学旅行”,在芬兰早就实行了。我们去的几个体育营地,不论是私营的还是政府资助的,都有为学校提供营地、自然、体育课程的功能,学校会定期组织学生进行不同时限的户外课程。冬天的雪地运动、夏天的湖上运动,一年四季的室内球类、冰上运动等等,我们所熟知的运动不必说,芬兰还有许多自具特色的球类运动、冰钓、攀冰、射箭、雪地行走等项目让人大开眼界。原以为这个半年里都覆盖着冰雪的国家,冬季生活会很乏味,没想到他们如此会玩,而且富于创造力。 作为千湖之国,水资源的丰富可以想象,游泳、独木舟等水上运动非常广泛;而78%森林的覆盖率,为森林、地理教育提供了非常便利的条件。 微信图片_20170410165426 我们参观的落库亚(ROKUA)地质公园,向导就是来自于当地一所高中的地理老师,他同时也是这座地质公园的项目经理、环境教育师,他分享了自己在带学生进入地质公园后如何进行课程学习的任务书,内容涵盖知识性的,也涉及生活应用,有一些让学生自己去挖掘发现的作业,也有结合生活的问题,比如说出手机中含有哪些岩石的成份? 另一个参观的地点是国家森林署大楼里的森林资源中心,同样有一位环境教育师来引导大家参观,她说不愿称自己是老师,她更愿意大家把她当做一个向导或顾问,因为她的责任不是教给孩子什么知识,而是要激发孩子对森林探索的愿望,引导孩子自己去学习。她也提供了一份为学校课程准备的任务书给我们,其中也同样包含知识和应用两方面的内容,比如让孩子找出森林里的不同的树种,说出身上所有与树木相关的用品,当然还可以模拟开动一下伐木机…… 其实,杜威(1859~1952)很早就提出了"从做中学" 这个基本原则。教学过程应该就是"做"的过程,因为人们最初的知识和最牢固地保持的知识,是关于怎样做的知识。在他看来,如果儿童没有"做"的机会,那必然会阻碍儿童的自然发展。儿童生来就有一种要做事和要工作的愿望,对活动具有强烈的兴趣,对此要给予特别的重视。杜威认为,"从做中学"也就是"从活动中学"、"从经验中学入它使得学校里知识的获得与生活过程中的活动联系了起来。由于儿童能从那些真正有教育意义和有兴趣的活动中进行学习,那就有助于儿童的生长和发展。如他所言,“教育是生活的过程,而不是将来生活的预备。” 虽然我们只是从某一角度或某一方面亲历了一下芬兰教育,但窥豹一斑,所有的片断都能让我们感受到芬兰跻身于世界教育强国实至名归。
我要留言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