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征途——吐鲁番盆地百公里穿越小记
2013-02-27 03:10:35

  这是我第二次来到吐鲁番。上一次来是两年之前了,那次只看了火焰山和葡萄沟,对这个地区只有些粗略的感受。而这次来,却是来和我爸一起穿越吐鲁番盆地,来真正感受大西北的壮美的。
  我们的飞机即将降落在乌鲁木齐机场,从舷窗向外看去,底下乌云密布,这个全中国最干旱的地方出人意料地以一场中雨来迎接我们的到来。这座城市的发展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高楼林立,商业中心也人山人海。和上海几乎找不出区别。在这座美丽而友好城市短暂停留一天后,我们就前往吐鲁番盆地,徒步也正式开始了!
  10月2号的早晨天气还是阴冷的很,但是一到中午,库姆塔格沙漠(中国第六大沙漠)的骄阳热情的像一把火,燃烧了我们每个人心中对待前方未知的挑战的昂扬的斗志。由于一点点的年龄优势我被选为B队的队长,我要带领着一队北京哥们儿走到终点。开始时我并不认为这是一项多么艰难的任务。
  吴敏姐姐带领大家做完简单的热身后,伴随着大家响亮的口号,我们就这么出发了。这是征途的第一天,每位队员都有着极为充沛的体力,所以大家步子都迈得很大。但是一会儿问题就出现了,几位体能不是太好的队员们掉队了,对讲机里满是他们的呼喊“嘿,前面的慢一点”“慢一点慢一点,后面要压一下”A队的队长也提醒到。于是我们两个带头的放慢了速度,可看到后面依然有掉队的队员,没办法,只能停下来歇一歇。才发现队长真心不是好当的,必须要考虑到全部队员,而不能只顾着自己。
  走了半小时我们遇到了第一座沙山。沙山很美,有一个完美的弧度,这是世界上就只剩下这两种颜色了:天空纯净的宝石蓝和沙丘在阳光照耀下发出的金黄,高高的沙丘又有的几位队员,就这些简单的几个景物,却构出一种令人无言的壮丽。
  沙丘上的路十分地窄,只能排成一路纵队通过。爬沙山是件很耗体力的事情,脚会陷在沙子里并随着沙子往下滑,我们只能走走停停,到山顶休息时大家已经累得气喘吁吁,我用老师在学校教我的方法让大家放松“来,调整呼吸,深吸几口气。”我说着大家也做着。
  沙丘起起伏伏的,每翻越过一座沙丘,前方又会出现连绵不绝的沙丘,连绵不绝的挑战。终于在离营地还有2千米时我感觉自己坚持不住了,只觉得脚底酸胀,腿只要一爬坡就感觉没有一点点力气,最严重的是水喝完了,我瘫坐在沙地上好久,直到看到在我后面的人快要赶上我我才起身,冲向那个沙丘,当坡度不大的时候我还可以爬上去,可快到山顶时路边陡了,沙子也软了,那时我真的是手脚并用“爬”上去的。
  爬上那个山顶,也就有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了,这是到达营地前的最后一个沙丘。爬上去,就看到十顶淡蓝色的帐篷在不远处。因为终点的出现使我突然加快了步伐,我脑子里满是今晚的羊肉汤。于是羊肉汤成为了我的动力,我一鼓作气,全然不顾肌肉的酸痛,走到了终点。有时候,是人前行的力量就是能让你幸福的事物。
  那天傍晚,我就被一碗热气腾腾地羊肉汤而满足。这是一种多么简单的幸福。
  10月3日
  一夜的熟睡让我的双腿得到了放松。这天我们的起点在一个维吾尔族的村庄里,维族人的村庄跟内地的完全不一样,他们是房屋聚集在一起,而农田(主要是棉花地)又聚集一块儿,这样整个村子就更热闹了。这天人文景观则更美。我走在棉花地里,那些棉花都开了,外面褐色的花骨朵里包着洁白的棉花。棉花地里都是采棉花的人,他们看到外地的游客来是件十分自豪的事情。所以他们对我们也相当热情,在棉花地里劳作的采棉人会主动跟我们打招呼“hey,你们从哪里来的?”“北京和上海”“到哪里去?”“火焰山”。
  于是,这一路上,我碰到迎面走来的维族人都会试着跟他们挥一挥手,而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对我微笑,从20岁的年轻姑娘到年长的老人,都是如此,而我也十分喜欢他们的微笑,那种微笑是那么友善,那么自然,那么动人。
  路两旁都是翠绿的葡萄藤,之间的水渠中还不时有清澈的水流过,这分明就是江南农家的景象,在中午这最炎热的时候,像微风一样给人稍许清凉。
  当天中午就到了营地,整个下午都在和路上认识的朋友聊聊天。韦超哥说了一句话让我想了很久:生活就是运动和发呆。
  这晚在帐篷里睡得很踏实。
  10月4日
  今天走到了中国最低点艾丁湖。一路上火焰山和天山离我们越来越近了。艾丁湖其实早就干涸了,现在这里只留下了一片一片的小盐湖。卤水中含各种矿物质,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出浅浅的绿色,而又有一部分盐被蒸发出来,在水面上结出了一层厚厚的盐花,雪白的,剔透的,看上去丝毫没有一粒杂质。
  下午的路便是从艾丁湖赶到营地。跟北京来的朋友们一路走一路聊。路上我又一次感受到了坚持的力量--准确的说应该是手抓饭的力量。中午只拿了一张馕当午饭,以至于走20千米时感觉饥肠辘辘,韦超哥又说晚上有西瓜和抓饭吃,于是让我前行的动力再一次出现了,我和王瀚辰一路惦记着晚上的大餐。等傍晚吃到热乎乎的抓饭时,发现之前的努力好像都是值得的。
  那天我注意到了日落。戈壁滩很是平整,所以就能看到地平线。就慢慢欣赏暗黄色的夕阳慢慢下沉,把西边的天都染成一片血红。我第一次看到火烧云,夕阳把云染成檀紫色;我也第一次看到这么壮美的日落,看太阳一点一点藏在地平线后,看最后一束阳光从终年积雪的天山上隐去,这简直就是享受。
  那晚我也看到了真正的星空,漫天都是密密麻麻星辰,它们或大或小或远或近。我第一次看到北斗七星,七颗明亮星星真的像一支大勺子挂在正北方的天空;我第一次看到银河,它真的就像一条银白色的长长的纽带连接了东西两端的地平线,里面还有一片一片的星云,夜空被自然的星光照耀地那么明亮,我被这种苍茫所震撼,这种景观真的怎么看也不会厌倦。
  天上的星星笑地上的人,永远不能懂不能觉得足够。
  10月5日
  早上的路和北京哥们儿走在一起,路上玩起了成语接龙游戏,很是开心。后来我又跟我爸一起走,我们父子俩决定一起走完最后的28.3千米。
  今天是徒步的最后一天了,路程最长路况也最差,走地自然也最辛苦,但风景最好,我走过一个峡谷,这个峡谷在火焰山后面,简直就是世外桃源,山外一片荒芜,山里面颇有江南的味道,一条小溪贯穿整个峡谷,里面还有一大片的树林,树都是一种杨树,秋天时树叶会变成金黄色,很是漂亮。
  穿过这个大峡谷,我们就到终点了,我们父子在终点牌前拥抱,4天走完这100公里,我觉得我已经很厉害了。
  晚上庆功宴,大家最后一次一起吃饭,一起吃喝,很开心,还欣赏了维族歌舞表演,并给队员颁发了证书。
  10月6日
  最后一天了,也要回上海了,在机场跟路上遇见的北京朋友道了别,互相说了一些加油鼓励的话。深夜10点到虹桥机场,林立的高楼大厦又给我最熟悉的安全感,但我依然怀念这趟旅程,因为就在这4天里,我学会一些基本的生存技巧,更学会了怎样在困难中坚持。

我要留言11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