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柴达木百公里徒步远征的那些天
2013-08-23 06:58:49

臧书遨

水泡


        我见过鱼从水里吐的水泡,忽忽悠悠的从水下冒上来,到水面后“啵”的爆开——它的生命结束了。其实,准确的说,那是气泡,鱼吐出来的气泡。
        真正的见识水泡,实在徒步穿越柴达木的第二天,就长在我的脚上。圆滚滚,软乎乎的,呆头呆脑的长在我的后脚跟上,走起路来,极不方便,还挺疼的。甩甩脚,以为那个水泡能如露珠,倏有倏无——可它执拗的一副无辜表情,跟我大眼瞪小眼……
        只能挑破它!针刺破了表皮,里面的液体拱了出来,溜圆的水泡眼看着瘪了下去,被鼓起来的表皮终于又回到了它原来的地方,贴上创可贴!
        其实,水泡真的很执拗也很调皮。以为已经制服了它,不会再有它出来捣乱,走了一段路,它竟然又在老地方鼓了起来,只是表皮已经不再圆溜得可爱了,有点干瘪。再刺破,再鼓起……直到表皮干硬得水泡的力量不足以鼓起它来——新的皮肤组织开始生长了出来啦。
        水泡是徒步行走中的必然产物,也是一个要必须克服的小痛苦,

小鸟


        穿过戈壁快要到达托素湖时,我从付姐姐手里接过了她捡到的一只受伤的小鸟。
不知道是什么品种,小鸟的羽毛是乌麻麻的,尽管把它托在手里轻飘飘的,但是它的右腿仍是无力支撑其身体,眼睛有点微合,很是无暇顾及周边状况的样子。很疼吧,小鸟?哪里疼,小鸟?
       仔细检查没有发现明显外伤,初步判断应该是腿窝的问题。是在空中遇到了敌人,受到了攻击,勉强逃出性命?是在降落的时候被树枝刮到,别伤了腿?是淘气的小孩用弹弓,正好被打到?小鸟小鸟,你可是吓坏啦?不怕不怕,我帮你!先喝点水吧,小鸟一定是渴坏了,很费力的喝了不少水,之后,尽管还是窝在那里,眼神却有了光亮。
        仔细回想了跟着岚岩教官学习的包扎护理知识,决定把小鸟的腿窝固定下——没有合适的小木棍,而且,小鸟的腿又很细,索性用纸折成细棍的样子,并窝出角度,再用创可贴固定住。
        乖巧的小鸟好像知道我们要救助它,没有叫也没有挣扎,只是在不小心碰到它的伤处时,一边摇着头,一边下意识的用没有受伤的脚试图蹬开我们的手……我们和小鸟虽然没有共同的语言,但是我们懂它对生命的渴望,它懂我们对生命的关爱!
        包扎好的小鸟被稳稳的放在了一个纸盒子中,它安心又很信赖的看着我。对!是我帮助了你哦,希望你快点好起来,早点再飞回到蓝天中。
又要出发了,我倒了些水,撒了点饼干渣,把纸盒子放到了树丛下……小鸟,再见!
        再回到北京,有一天晚上,我见了那只小鸟,一边叫一边围着我在飞——没错!它就是在告诉我,伤好了,又可以自由自在的飞翔了。等着,小鸟,等着我再去看你时,记得要落到我眼前!


        北京高楼林立,从郊区的山顶望过去,常常是一片水泥森林若隐若现的消失在雾霭霭中……可是戈壁中的天好远,好兰,好透亮;戈壁中的云好低,好白,好神奇!
       一朵飞机云飞了过来——像战斗机!一块鲨鱼云紧紧地追了过来——就像在为蓝色的大海中遨游着!有一个大苹果云飘了过来——你是从哪棵树上掉下来的?有没有跟牛顿商量过就直接上了蓝天?棉花糖!棉花糖云来了——棍呢?能被我们举在手里的棍呢?
…… ……
        暄暄软软的白云这么低,似乎攀个梯子,伸伸手,蹦蹦高就能扯下来;悠悠哉哉的白云这么轻,轻轻吹口气,就能飘去远方……
雅丹地貌的戈壁,一眼望不到头,和蓝天白云在远远的那边交界。地是硬的,天是软的,它们却能在同一处交汇。好神奇的大自然!

成人礼


        18岁,对我来说是个遥远的数字。直到那五个高三的大哥哥像一堵墙一样的站在了我的面前,仰着头看看——哦,这是18岁!
他们是初中的同班同学,他们都是18岁,相约徒步穿越柴达木盆地,在天高地阔间向日月星河宣告:成人啦!
        付总不让他们喝酒,他们偷偷的喝啦——好帅!等着,等我到18岁的时候,我要去广阔大漠,醉里挑灯看剑……了却君王天下事!

丈量
天有多大?
展开双臂抱不住。
地有多广?
拿把尺子量不够。 

走,
走过去,
看看到底是多远?
走,
走过去,
看看那边都有啥?

一步一步,
一公里一公里,
双脚,
就是活动的尺,
双脚
就是丈量的单位,
丈量到天和地交汇的远方,
丈量着行走天涯的心,
丈量出看世界的眼界!

我要留言11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