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达木百公里徒步
2013-09-03 10:03:38

        林俊伟

        柴达木百公里徒步,一路风光就已经是一路思索,更是在我们夫妻彼此搀扶挪近终点时,思绪万千。晓莉上了大巴就无法动弹了,瘫靠在座位上目光呆滞,我也两腿麻木肩膀酸痛,两人完全处于耗光电池的状态。若不是张青川和张舒博父子热心地将靠车门的位置让给我们,恐怕我们就直接躺在过道上了。

        终于,可以缓一口气,大巴开往德令哈酒店,风光还是一路。我很享受伴着一路风景让思想漫游。冰凉的体表渐渐暖和,想起了快到终点的风雨。 其实在天色暗淡下来起了点凉风的时候,晓莉就已经亮起电量极低的警告,我还有电量,不过我很想待机。我怕雨来了,她会被淋感冒,劝她放弃,她反而不领情地说我是要放弃她自己走。说实话,我那时太想直接把她敲晕背走算了,总比背这口气好!雨如我所料地来了,收队的青山在享受风雨,我在担心风雨,晓莉在忍受风雨。晓莉不让我跟她说话,我也闭嘴了。结果,我们一路不说话,步调一致地熬到了终点。之前的途中,我总以为我懂她,其实我只是料到结果,我自认为的不好的结果,我是多少次想敲晕她背她走,那样更清静也更率性。在终点的大巴上,她说她发烧了,我不意外这个不好的结果,只是意外她一步一瘸地熬了快十公里,意外我们彼此搀扶到了终点。

        一百公里,我猜到了开始,猜到了风雨,猜不到结局。我总觉得我懂,然后引导,然后规劝,然后控制,不料碰壁,然后失望,然后生气,最后不知所措。就像我的提问,我总猜不到董新宇的答案。我再度发问想要我预期的答案,他当我是空气转身走了。我功利地用食物收买他,他总是潇洒地照单全收,同时潇洒地当你是空气。我总是沉浸在获得回报的幻想中,幻想控制对方,妄想控制一切。董新宇最后哭了一路也赖了一路,总领队付永说不用理他。在最后五百米,我回头看身后,他自己在走,没人拉扯,没人哄骗。我又猜错了一个结局。想到了圣湖,在那里,晓莉和周姐、赵姐用湖底淤泥敷脚,董新宇弄得浑身是泥说要把自己埋在沙石里。他的想法是独特的,在我们成人眼里是奇怪的,同样年少的毕竞文也无奈摇头。就像这个湖,我希望她的湖水是温暖的,湖边铺满柔软的细沙,最好还是淡水湖。就算到湖边的人都如我所想,圣湖还是坚持与生俱来的一切。人群散去,她还要寂寞地坚守在荒漠戈壁中。所有,我在途中看到的山峰、树木、野花、水草、石子、蜥蜴……,我还怜悯他们,生于荒芜之地。我无法想象在广阔戈壁中独自成长,太寂寞了!没人簇拥,远离人群,哪怕与众不同,哪怕不被理解,甚至失去控制,寂寞的感觉就慢慢强烈!一百公里戈壁,父子,父女,母子,母女,夫妻,全家,同学,同事……还有独自一人,很多时候我们都是独自一人。

        像我在思考着晓莉最后不让我跟她说话时的寂寞,思考着董新宇哭过闹过后独自行走的寂寞。张淑燕、王露、王柳娜、青山、付永都不理他了,也看不到一路同行的臧书遨,一直陪伴着的毕竞文,一向包容着的队长刘泽彤,他彻底孤独了,如同他平时不被待见一般寂寞!他还是孤独寂寞地到达了,没有父母陪伴,没有领队拉扯,没有伙伴同行。我又猜错了一个开始,如果我没陪晓莉来,她也会跋山涉水一步一步走到终点,只是我来了,一路同行,可以看到彼此与寂寞独处的过程。风雨来了,不是如我所料地来,是顺其自然地来,布满雅丹地貌的高山再担心风雨会在平静的圣湖掀起浪花,打起涟漪,风雨还是来了。就算狂风暴雨,最终她还是完好地守在戈壁。自认可挡风遮雨的高山,寂寞如我,控制不了风雨,控制不了湖面。雨不来,湖很快就干了!

        在此,感谢照顾晓莉还给她按摩的几位姐妹!感谢最后陪伴保护我们的青山老师!感谢让座给我们的张青川教授父子!感谢张淑燕在儿子发烧同时对晓莉的关心!感谢薇薇辛苦送餐给我们!感谢未来训练营团队!感谢所有人让我看到的感动和坚持!

我要留言11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