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黑板擦”,遇见最美的自己
2014-06-10 02:40:46

 与“黑板擦”相遇是很偶然的缘分,我一开始并不了解这个活动,室友HZ报的名,可是她临时去苏州,不能及时赶回,所以我很顺理成章的“冒名顶替”了!也不知道当时是受怎样的一种力量驱使,也许是对自己硕士生涯的不舍吧!我们皆非草木,草木可以在这片校园年复一年地生长,而我们却很快被另外一群人替代,所以,想给自己的学生时光再留下一些特别的色彩,不想错过任何一个与这座城市亲密接触的机会。人生有时候就是很奇怪,你永远也没有办法预料你的未来会与怎样的人怎样的事擦出火花,只有回过头来看的时候才会恍然大悟,原来命运早已安排好,就在这个时间,这个空间,这么一群人会让你的生活从此不一样,你一直寻找的所谓“理想”原来就在那里,只是你一直没有察觉。

第一次志愿者培训会议是在北大的某一安静的咖啡厅。每次去北大就像去见一位暗恋已久的对象,心仪很久却一直没有牵手,只是远远望着,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所以总想以最美的姿态去见它,那天,蹬着我11厘米的高跟鞋洒洒脱脱地就去了。会议安排在七点,其实,我们五点就到了,在北大广阔青翠的草地,古朴雅致的教学楼,还有安静悠闲的未名湖畔各种迷路着,虽然已经拜访过无数次,不过次次相见还是如歌所唱那般“你给我的每一次都是新鲜”。
永远找不着东西南北的我就在这片偌大的校园茫然地奔跑着,寻找一个叫1898咖啡馆的地方。你知道穿着11厘米的高跟鞋在北大的校园里焦急地赶一场未知的会议是怎样的滋味儿吗?当时自己都觉得这真是一个“疯一样的女子”!可是现在看来,应该没有比这更美的相遇了吧!
1898咖啡馆,在北大一个并不起眼的角落,满墙五颜六色的许愿纸,还有昏黄的灯光,悠扬的爵士乐!一进门服务员就轻声地说:“开会吗?往里走最后一间。”当时心想,不就开个会吗?有必要这么正式么!往里走,果然有一间不大不小的厅,有一群妈妈级的人围着几个年轻的小姑娘,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是在签到,本想凑过去给HZ的名字也划上一笔,没想到还被挡了回来“志愿者请稍后再签可以吗”?只好悻悻地在第二排找了个空位置坐下。一切都是茫然。
忽然有位中年的先生开始回头问我们“你们是志愿者吗?”“来自哪个学校?”“学什么专业呢?”“如果让你们用一块钱在这个城市生存一天,会不会有难度?”开始理所当然地以为这是某位学生的家长,心想这位家长还真是有爱啊!当时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自信,也许是无知者无畏吧!并不了解“一块钱城市生存”的真正含义,所以很自信地回答了“这个对我来说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也许是想让这位“家长”放心吧,大言不惭地作出了这样的回答,现在想起来“一块钱城市生存”于我也不是一般的挑战。
几分钟之后,主持人终于上台了,是位个子高高总是充满微笑的女孩。“请付总先给咱们说一说黑板擦行动的理念吧!”,哦,原来这不是“家长”,是“黑板擦行动”的发起人,如此亲切悠闲地坐在台下与咱们闲聊,穿着也这么朴素,当时真有被微服私访的感觉,深切地体会到什么叫做大隐隐于市啊!
第一次接触“黑板擦行动”的理念是在这次培训会上,出自这位随和的“隐士”之口,“关切孩子的关切才是真正的教育”“我们做家长的应该给予孩子绝对的相信,不带任何附加条件的相信”“教育无痕应该是把真正的教育隐藏在孩子喜闻乐见的活动背后”“教育的本质就是珍爱和尊重”“教育就是人对人的影响,我们要重视榜样的力量”……当我一直所追寻,所认可,所仰望的理念从这位并非教育出身,却怀着极大的教育热情的先生口中娓娓道来的时候,心中佩服之余更多的是感动。
坐在大学的教室,受着专业教育学年复一年的熏陶,我们所听到的理想的教育理念,教育方法,教育模式已经太多了,可是我们从来未曾真正遇见,每一次去我们的教育一线观察,去聆听专家的报告,访谈家长的心声,我们所看到听到的更多的是教育的毛病,更多的是空洞的说教,更多的是抱怨,很少有人不去诟病我们的教育,踏踏实实去做,去改变,去实践,去义无反顾地付出,而这位“隐士”、还有这些看上去平凡却有着巨大的热情和教育的爆发力的女孩们却在安静地执着地医治着我们已经千疮百孔的教育。他们并非教育出身,他们并非以经济利益为目的,他们也没有想过哪一天要成为教育领域的专家学者……他们只是热爱着,他们只是觉得自己在最美的少年时代没有这种户外学习的机会,很可惜,所以他们想给孩子们这样的机会,他们没有先进的教育理论基础,就自己去学,自己去找书看,自己一次次地做活动去摸索,请专家讲座,虚心地做笔记,一点点积累记录。他们没有儿童发展心理学的背景,就踏实去实践,通过一次次摸索城市的脉络,观察孩子们在活动中和活动后眼睛里的神情来修改活动任务书,因孩子们的兴奋而兴奋,因孩子们的失落而失落。也许,只有真正热爱并且真正投入的人才会因为想到一个好玩的任务而半夜重新修改重新打印任务书而亢奋到睡不着吧!
 
如果你曾自认为对教育了解,对教育专业,对教育执着,对教育热忱,那么当你看到“黑板擦行动”为孩子们设计的任务书的时候,你可能会惭愧,可能会脸红,甚至会流泪。从来没有哪一种教育机构或者教育体系能够如此不露痕迹地将历史学,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心理学,建筑学甚至艺术熔于一炉,让孩子们主动去探索其中的精髓;也从来没有哪一种教育方法可以集培养孩子的观察力,想象力,创造力,社会交往能力,语言表达能力,身体运动能力于一体,而且这种学习动力来源于孩子内心,并非外力;也从来没有见过哪一种教育模式可以如此不露声色地将卢梭的自然主义教育,杜威的“教育即生活,教育即生长,教育即经验的持续不断的增长”,以及布朗芬布伦纳的生态系统理论还有加德纳的多元智能理论……贯穿于整个教育活动当中,甚至没有见过哪一种教学体系可以如此淋漓尽致地同时培养孩子在健康、语言、社会、科学、艺术等领域的全面发展。
在“黑板擦行动”当中,如果你真正参与了,你会看到孩子们第一次离开父母独自迎接挑战时的期待与担忧;你会见到孩子们第一次在地铁口拉小提琴被工作人员驱赶之后脸上的落寞;你会看到孩子们因为囊中羞涩而在零食店旁一次次的徘徊犹豫;你会感觉到他们在一起不吃不喝六七个小时后身体对于食物和水的渴望却又意志却坚定地喊出“就买一瓶水,别买贵的,买最便宜的”那种坚持;你会听到十几岁的男孩子们口中总是挂着“Ladies first”这样稚嫩却又无比美妙的童音;你会亲眼目睹孩子们第一次向陌生人推销产品失败后眼神里的失落;你会亲眼见到孩子们举牌介绍活动目的却并非乞讨,而陌生人向他们投来同情的目光时他们脸上的尴尬;你会见证孩子们在得到陌生人帮助后投出的发自心底的温暖的拥抱;你会看到孩子们在玩简单的“萝卜蹲”这样游戏时简单而又纯粹的快乐;你会看到孩子们在面对类似“流鼻血”这样突发事件时手足无措的惶恐和脆弱;你会偶尔看到孩子们由于无心碰撞而大打出手的激烈场面;你会看到小男孩由于“欣赏”小女孩而不时地往小女孩头上吹散落的蒲公英之后又迅速躲开脸上那种羞涩的微笑;你会听到孩子们在找到某处精致的艺术品之后发自内心的赞叹“哇,好厉害啊!”你会亲眼目睹一日活动之后,孩子们在见到家长那一刻的眉飞色舞以及没有及时见到家长的孩子脸上掩饰不住的失落……
如果你参与了,如果你用心去看了,用心聆听了,你会感动,你会震撼,你会吃惊。原来十几岁的孩子他们还有那么多的喜怒哀乐,还有那么多被忽视的渴望,还有那么真切的脆弱,还有那么多无法表达的羞涩,还有那么多未被激发的潜能。他们是那么需要被理解,需要被认可,需要被接纳,需要被聆听……你能见证的太多太多了,而这些都是非常寻常的人性特点,在家庭或者在学校,你是没有办法看得如此透彻的,在“黑板擦行动”当中,你可以看得真切,看得细致,看得着迷。
“黑板擦行动”所能给予的不仅仅是孩子,还给予了志愿者和家长很好的成长机会。我们的社会现在正处在转型期,我们面对着太多的未知,不论是孩子还是成人,都需要更宽广更强大的心胸以及更扎实更强壮的身体来迎接未来的挑战,“黑板擦行动”既是过程教育、生活教育也是为未来做准备的教育。
当然,没有哪一种教育体系或者模式是完美的,先进的教育理念或者教育方法在当时当地或许是最合适的,可是换一个时空有时候就并非如此了。“黑板擦行动”目前在北京来看有合适的繁殖土壤,因为这里有综合素质很强的孩子还有教育理念很开放的家长,“黑板擦行动”之后的效果于孩子和家长来说都是显而易见的;可是,如果换一片土壤,行动地点不是北京甚至不是中心城市而是边缘城市,“黑板擦行动”是否依旧可行?依旧能够坚持活动的理念?这也值得我们的工作人员去讨论和探索。
如果“黑板擦行动”的理念是尊重孩子和关爱孩子,教育无痕的话,那么每一个孩子都应该是天使,无论他们的家庭经济地位如何,种族如何,户口如何。站在整个社会公平或者公益的角度来说,像这样优质的教育资源也应该惠及到弱势儿童,甚至可以稍微偏向弱势儿童,因为像**小学的孩子,就家庭来说,他们已经拥有了丰富的文化资本,“黑板擦行动”于他们整个人生来说是锦上添花,而像农民工子弟以及留守儿童,从家庭角度来说,他们所拥有的文化资本本来有限,有的甚至家庭教育都是缺失的,就教育的功能和目的来说,学校教育应该对这部分孩子家庭教育没有完成的社会性以及个性发展任务进行补充,给予他们更多的发展资源以及机会,可是就我国目前现状来看,令人堪忧。恰恰是这部分孩子他们反而没有机会得到较好的学校教育,这不仅是一个教育问题,更是一个社会问题,长此以往,我们的社会就如坐在火药桶上一般。类似“黑板擦”这样的行动,如果能够惠及到这些孩子,让他们有机会接受城市生存以及野外生存的培养或者训练,对这些孩子以及这些家庭来说就是雪中送炭。对于他们未来的自我保护或者自我成长,在这个社会占有一席之地,甚至有尊严地活着,也许会有更深更长远的意义。
从中国的传统文化,以及社会规律来说,拥有优质文化资本的孩子,他们的父母会给他们的未来提供很好的发展机会以及发展平台,即使他们遇到挫折,他们过底层生活的几率还是比较小,而没有优质文化资本的孩子,如果他们自己没有获得很好的学校教育机会的话,他们基本上没有办法摆脱底层生活的命运,所以我们的“黑板擦行动”如果能够普惠到更多弱势儿童,那么对于促进教育公平甚至社会公平来说都是有长远意义的。
我不知道我和“黑板擦行动”的缘分有多远,但是我相信每一次相遇都是奇迹,与孩子们的相处让我实实在在地体验到了生命真切的律动,以及生命潜力一层层激发的兴奋,也感受到了学以致用,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真正内涵;与工作人员的交流让我学习到了什么是躬行实践,什么是摸着石头过河,什么是对教育真正的热爱;与家长的接触更加让我体验到了培养一个优秀孩子的艰辛以及所需要的智慧,于我未来的婚姻以及家庭规划有了更多的启发。在象牙塔里已经修炼了六年的我,从遇到“黑板擦行动”的那一刻起,就开始相信“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我要留言11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