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剪影] 黄震:徒步阳台山
2013-01-21 12:44:27
编者按:黄震:教授,法学博士,经济学博士后。现为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金融法研究所所长。社会兼职中国法学会银行法研究会理事、财政部政府采购评审专家、华民慈善基金会副秘书长、残疾人就业促进网首席专家。
4月2日黄教授携带全家参加了中国教育研究网“黑板擦行动”户外活动,文章为黄教授户外所感。
 
  阳台山位于北京西北部,与八大处、香山、百望山、凤凰岭等山一脉相连。阳台山山脉主峰海拔1276米,是西山山脉最高处,为海淀、昌平、门头沟三区交界处。据说登上阳台山顶峰可以一览众山小,鸟瞰全北京。来北京十多年,登过香山、百望山,却还没有登上过阳台山,一直期盼有机会登顶阳台山。
  一、相约阳台山
  4月2日是清明节长假的第一天,中国教育研究网无痕教育之“黑板檫行动”组织徒步登山活动,计划线路为大觉寺——阳台山——妙峰山,总里程大约30公里,登顶的目标就是阳台山。中国教育研究网总裁付永先生获知我对于少年教育也颇有研究兴趣,特邀我带孩子一块参与体验本次拓展训练。
  说实话,虽然我是在湖南衡山的山区丘陵里长大,但我对于北京西山30公里登山没有概念,自己一直忙于外出调研,很少带儿子户外活动,也想假期陪家人一块放松放松。儿子岳岳也兴高采烈表示愿意参加,于是我们很爽快地答应下来,并动员岳岳妈妈和爷爷奶奶一块前往,我们登山时,他们可以在山下游玩。
  二、清晨向西山进发
  4月2日7点10分,儿子的闹钟就提醒起床了。我们全家抓紧行动,起床洗漱完毕后,狼吞虎咽吃了点早餐。7点40分,由岳岳妈妈开车出发,我们带上前天晚上岳岳和妈妈准备的食物和水,先到中央财经大学朱房校区接上岳岳爷爷奶奶,准备驱车直奔出发地大觉寺。
  路上,岳岳妈妈说不熟悉路线,拿出电子导航,要我们导航,可是打开导航找不着卫星,我们摆弄了半天也不知道如何使用。好在车上还备有一本纸质版地图,大致描述了路线:上地西路—北清路—北安河—大觉寺。于是我们沿此路线继续前行。
  行至北清路上,我们发现这个假日里,平时路况颇好的路面竟然车流如织,拥堵不堪。一路不断遇上红灯,还有一些不遵守交通规则的车辆,使得我们行车缓慢,眼看无法照计划的时间赶到大觉寺,我不希望让大家浪费时间等我们一家,耽误出发时间。路上给电话给付永,让他们不要等我们,8点30分准点就出发,可是付永还是坚定地说要等到我们再出发,让我暗暗地愧疚不已:要是我们早点出发该多好!
  三、会师鹫峰旁
  我们在8点50分赶到了大觉寺停车场,迟到20分钟。付永很有组织团队活动的经验,让一拨孩子和妈妈们先行出发了,他和几个小伙子继续等着我们。和爷爷奶奶说了声再见,儿子很踊跃地加入了登山的队伍。
  在付永的带领下,我们的登山小分队沿着大觉寺门外左边的防火通道向山里进发。路上与付永边走边聊,我才陆续发现了经验不足和准备不够可能带来的问题。首先是我们带的食物和水可能不够一天所需;其次是我们没有带登上山顶御寒的备用衣物;第三是我们穿的鞋子不适合登山,没有一件专业登山用具。但是我低估了这些问题的严重性,也没有认真考虑如何应对。
  儿子表现非常好,差不多是一路小跑往前赶。他居然脸不改色心不跳,连汗也没有出。付永很有经验地提醒,登山运动要注意分配好体力,特别是前面四十分钟要控制好节奏,处理好假性疲劳。我们不能完全理解如何处理假性疲劳问题,看到儿子轻轻松松地走到了队伍的前头,我忘记了处理假性疲劳问题,油然而生的是一种我们自主学习计划的自豪感。10点多在鹫峰旁,我们赶上了先头出发的小分队,也是三个小朋友走在队伍的最前面。黑板檫行动登山活动全体成员胜利会师。
  四、垭口玩弹弓
  登到阳台山垭口时,最先上来的都是孩子们,落到后面的是孩子们的母亲和大学生志愿者。过去我们总说中国学生体质差,不敢让他们太劳累。其实,没有被学校教育系统摧残的孩子,身体潜能是极其巨大的,倒是读到大学的年轻人,已经被摧残得体力残弱,不到半途已经是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徒步登山过程中,我们得出的共识是:孩子们的体质原来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差,反倒是我们平时锻炼不够的家长们跟不上孩子们的步伐。
  孩子们会师后有了玩伴,徒步活动聚焦到了孩子为中心。玩是孩子们的天性,对付孩子的玩性,付永很有经验,在等孩子们的母亲和志愿者的时间里,付永从背包里摸出一副弹弓,先示范性地用弹弓发射了一枚小石子,“耶~” 小石子成功击中目标树干。孩子们的兴趣一下就提上来,争抢着唯一的弹弓跃跃欲试。最先尝试的张姓男孩,用弹弓试射了两次,都没有击中目标。他还想继续试,另外两个男孩提出要轮流玩,规则很快确定下来:每人玩两次,轮流玩。一把小弹弓让短暂的歇憩时间充满乐趣。
  妈妈们登上垭口后,纷纷从各自背包中取出食物和水给孩子们稍作补给。这时,令人意外地跑来一只小狗,双后腿立起来,谁在吃东西就可怜巴巴地看着谁,摇着尾巴讨要食物。孩子们有的丢一块饼干,有的喂一口牛肉干。我们担心自己带的粮食不够,不能半路就吃完,仅仅补给儿子一包牛肉干和两口水,更没有余粮与狗分享。补给完毕,我们准备继续前行,付永一边拾起孩子们丢在地上的食物塑料袋,一边提醒孩子们要注意环保:“进山之后,除了留下合影,什么也不要留下”。
  五、饥寒交迫中登顶
  或许是我们休息的时间过长,疲劳感提前出现。继续徒步向前时,孩子们竟然慢慢落到后面了。在付永和妈妈们鼓励和帮助下,孩子们鼓起劲头,顽强地坚持。翻过一个山头,接着又是一个山头。山头上渐渐可以听见呼呼的风声。站到绝壁往山下远眺,不禁让人豪情满怀,儿子在路上跟我说:现在看百望山、香山,都只不过是一个个小土包。我问儿子:现在理解了“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的感觉了吧?
  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了正午,我们的徒步登山队没有能够按原计划登上阳台山最高处,队伍的速度已远不及前半程。几位青年志愿者说,要不是跟着团队,他们或许早就放弃继续前行了。“坚持,坚持,坚持就是胜利!”队伍中有人高声喊出了熟悉的口号,鼓舞了大家的士气。大家默默地坚持,连说话的力气都舍不得浪费,路边的风景也没有谁顾上多看几眼。
  下午一点半左右,眼看就要到妙高峰的顶峰,儿子已经落在队伍的最后,说自己又饿又困,真想躺在地上睡一会儿。我告诉儿子,这时候大家体力都精疲力竭了,拼的就是耐力和意志力,登上山顶我们就吃东西!在大家的注目和鼓励声中,儿子坚持爬完最后十几米,胜利登上阳台山顶处。
  六、上山容易下山难
  山顶风很大,气温也明显低很多。在山顶一处背风处,徒步登山队母亲们迫不及待地翻出背包里能吃的食物。我也取出蛋糕和水给儿子先吃。付永判断我们的食物不足,送来他自家做的肉包子、鸡蛋和黄瓜等给我们,说他考虑到有人可能带的食物不够,特地多准备了一些。儿子取了一个肉包子,连忙谢谢不再多拿。其他的妈妈一看,也纷纷匀出牛肉干和水果。还有一位姐姐看见儿子衣服单薄,从包里取出一件衣服给儿子披上。感谢团队的协作和互助,帮助我们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
  从顶峰下来那一段路颇为惊险,好几位家长因为劳累过度,扎不稳脚跟滑倒,一屁股坐在地上。我跟儿子说,现在明白上山容易下山难的道理吧?路上儿子说感到腿有些酸胀,付永用两个登山杖护着教他倒走,实在走不动时,帮他按摩放松。儿子跟付永叔叔说,这次真是魔鬼训练啊,都快考验到体能的极限了!儿子边走边问:还要多久能到山下?我说不怕慢就怕站,只要不停下脚步,离山下的时间就会越来越短。
  下午5点多,我们终于走出阳台山公园门口,儿子看到了妈妈的车在阳台山门口等着,心理踏实了,禁不住有些得意地跟我说:“爸爸,其实,三十公里也没有那么难走!”一天下来,将近30公里的山野徒步,孩子们居然都能够挺下来,没有一个叫苦叫累!
 
我要留言11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刷新验证码